新加坡人口數量2019

2021/9/6 9:52:04 5 0評論
新加坡 人口 數量 2019


頭腦細膩, 仔細 觀察


  以日間 交易為例, 女性交易員通常具有敏銳的頭腦,細心的觀察,日內交易量的波動,持倉觀察以及交易解釋背后的短期K線,比 男性更全面,透徹。


  因此,比男性更容易捕獲最佳切入點。


  同樣,當通過獲利平倉時,由于仔細觀察和分析,女性也可以獲得比男性 更高的利潤。


  更強的風險控制和更穩定的投資。


  傳統的理論是, 婦女從遺傳學中尋求更多的安全感,由于其 身體脆弱性,婦女必須選擇風險較小的行為才能生存,而 男子則表現得更積極。


  近日,全球 市場正在經歷一場慘烈的競爭。


  這樣慘烈的一幕, 89歲的 巴菲特先生都沒有見過。


  3月10日,巴菲特在接受采訪時,被 問及3月9日 美國股市觸發斷路器,道瓊斯 指數暴跌2000點的市場表現。


  他表示,自己 活了89歲, 從未見過這樣的場景。


    總體來看,市場 風險偏好仍在下降。


  目前市場的 波動性確實 太大,目前美股的波動性已經接近2008年金融危機。


  當 波動率過大的時候,往往會出現怪獸。


  投資者最好還是等波動率穩定后再出手。


  美國 供應管理協會(ISM) 公布的數據顯示,3月的 美國制造業ISM采購經理人指數從60.8漲至 64.7, 創下 1983年以來的新高。


  該委員會下屬的制造業委員會主席TimothyR.Fiore在公布報告時表示,制造業連續10個月表現良好,但各個環節都受到了新冠疫情的影響,未來增長潛力仍舊受限。


    4月1日周四,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SM)公布的數據顯示,3月的美國制造業ISM采購經理人指數從60.8漲至64.7,創下1983年以來的新高,該數據也明顯高于此前路透調查 經濟學家的平均預期61.3。


    分類指數方面:新訂單指數 錄得68%,較 2月份的64.8%上升3.2個百分點;生產指數錄得68.1%,較2月的63.2%上升4.9個百分點;就業指數為59.6%,比2月份的54.4%高5.2個百分點;供應商交貨指數為76.6%,較2月份的72%上升4.6個百分點;積壓訂單指數為67.5%,比2月份的64%高3.5個百分點。


  經濟表現可能并不支撐央行 收緊狹義 流動性  去年支撐經濟的三板斧, 出口、地產、基建。


  首先出口層面,高基數疊加大宗價格抬升,我們認為后續出口大概率將承壓 回落,雖然下行速度未必會特別快,但隨著海外發達經濟體自身生產的恢復,我國出口逐步 走弱的概率仍不低。


  其次是地產,雖然一季度地產支撐仍較強,但按照我們之前分析,隨著政策嚴控,地產滯后回落是遲早的事。


  最后基建層面,無論是專項債發行速度偏慢還是政策出臺等,一定程度上其實都反映了基建后續支撐動力的不足,甚至可能面臨壓降的約束。


  去年經濟在疫情沖擊后,回升的特征是 消費慢,生產快,而工業生產加快主要是出口需求旺盛、基建和地產投資回升的拉動。


    但今年來看,情況有所相反。


  隨著疫情受控以及疫苗接種推進,服務業的消費開始明顯發力,餐飲、旅游、電影、商務會議等服務業消費大體上回到疫情前甚至超過疫情前。


  但服務業消費回升的同時,中國和美國的耐用品消費(家具、家電)開始放緩,對應到制造業的需求開始回落。


  畢竟民眾一旦恢復正常生活,必然是先恢復服務業,但居家時間減少會導致對家里使用的各種耐用品需求下降。


  中國的出口增速有開始回落的跡象。


  而缺芯片也使得不少中下游制造業行業的生產開始放緩,比如家電、電子產品和汽車等產業。


  因此,今年的經濟格局來看,可能跟去年相反,出現消費改善,但生產回落的現象。


  隨著二季度信貸額度收緊以及地產調控趨嚴,如果地產和基建投資也開始回落,那么工業生產動能也會繼續下行,PMI走弱,并帶動PPI的環比回落。


  最新4月PMI數據顯示生產、需求同步走弱,也印證了我們的一些判斷。


  歷史上來看,PMI與債券收益率基本同步,如果PMI走弱, 貨幣政策難以明顯收緊,甚至可能放松,債券 利率可能是下行而不是上升。


    從政策邏輯上看,如果央行在5-6月份都沒有收緊狹義流動性的動作話,三季度經濟表現可能不會再給央行收緊的機會。


  因為一旦地產受控、基建壓降,那么下半年來看,支撐經濟動能的重任只能落在消費層面。


  但考慮到消費對經濟支撐畢竟有限,綜合下來經濟動能可能會延續回落,央行自然也就沒有收緊的必要,反而會考慮是不是需要重新放松貨幣政策進行逆周期調節。


   5月可能成為決定債市勝負手的關鍵期  綜合我們上述分析來看,其實對市場來講,當前謹慎的債市情緒可能會在5月迎來最終的決勝負,暨央行到底會不會收緊狹義流動性。


  如果央行5月沒有進一步收緊的動作,那么后面再收緊的概率就比較低了,債市的局面也會變得更加清晰:央行在通脹風險抬升階段都沒有收緊狹義流動性,那么下半年一旦經濟走弱、通脹回落,那么央行就更沒有必要去收緊貨幣政策了。


  最新政治局會議提及,穩健的貨幣政策要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其實進一步降低了貨幣政策收緊的可能性。


    市場當前對下半年經濟走弱的預期其實也比較一致,更多的分歧還是在于接下來的一兩個月。


  一旦央行沒有出現“緊一下”的操作,那么債市可能會迎來空頭的一波回補,利率可能會加速下行。


  今年10Y國債利率 中樞水平可能在3%,突破回落至3%之下也是有可能的。


  按照央行政策思路,引導市場利率圍繞MLF利率波動,2019年10Y國債利率中樞水平大概在3.2%,而當時1YMLF利率則在3.3%、1Y國股存單利率則在3.1%-3.2%附近。


  歷史上來看,除非資金面特別緊張或者特別寬松的情況下,10Y國債利率與1Y國股行超AAA存單利率基本持平。


  如果按照與2019年對應關系來推論,在央行后續不會收緊狹義流動性的前提下,1Y國股存單大概率圍繞2.8%-3.1%附近波動,相比于2019年下行20bp左右,那么按照這種錨定效應,因為MLF利率低于2019年,同業存單利率中樞也應該低于2019年,那么10年期國債的中樞也應該是比2019年低的。


  所以,如果今年貨幣政策保持政策的穩定性和連續性,那么10年期國債利率就會跟隨1年期存單利率的中樞下降而下降,10年期國債中樞水平可能降至3.0%,即部分時間段利率可能是低于3.0%的。


  
文章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均為 開匯國際返傭網原創文章,轉載或復制請以超鏈接形式并注明出處。
評論列表 (有 0 條評論,5人圍觀)